四川省委宣傳部   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  主辦
中國文明網  |   中國未成年人網  |  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  |   天府文明論壇投稿  |   舊版  |   返回首頁  |   热线电话:028-86980191

挂念了77年終于回家了!97歲川籍抗戰老兵與家人團聚

发表时间:2019-08-07 14:14:00    来源:华西都市报

8月6日晚,裴海清、裴文源兄弟倆在華陽家中見面。

8月6日,裴海清前往人民公園“壯士出川”雕像前祭拜戰友。

  歸來

  听到有人说四川话 他会盯着说话的人笑

  “早上6點過就醒了,他知道今天要回家。”6日上午,雲南昆明一酒店內,97歲的裴海清很早便起床,穿好衣裳,等待與家人和志願者們啓程出發。

  裴老的女兒說,上周本來就准備安排老父親回家一趟,但車子開出去40公裏左右,他就開始暈車,不得不取消了行程,“這讓父親一度很沮喪。”

  列車上,老人的激動也感染了周圍乘客,“有人問他是誰,聽到是抗戰老兵後都豎起大拇指。”女兒說,父親一路上時而閉目休息,時而像個孩子好奇地打量窗外的景象,時而又與志願者講上兩句話,“一聽到有說四川話的,他還會盯著說話的人笑。”

  6小時左右,這趟列車停在成都東站,裴海清坐在輪椅上來到出站口,紅色的帽子擋住滿頭銀發,布滿溝壑的臉龐挂著笑容,胸前端正地挂著他最珍視的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。與此同時,他的成都親人、熱心志願者早已在人群裏墊起腳,掏出相機、手機“咔擦咔擦”將這一幕幕記錄下來。

  親情

  亲人当场泪目 曾以为他早已离世

  走出通道后,裴海清的成都侄孙胡惠强等人蹲在他身旁。“二爷爷,我们好想你,爷爷他一直盼着您回来。”即使隔了数十年,甚至有的亲人素未谋面,但血缘親情还是让他们泪如泉涌。

  看著眼前成家立業的晚輩,裴海清的眼眶同樣噙著淚水。“回來高興不?”當聽到有人問自己時,裴海清總會激動地回道:“高興!”

  “爺爺還在家等您團聚。”胡惠強說,老人的親弟弟裴文源原本是要趕來接哥哥的,“但爺爺心髒不好安了起搏器,我們怕他過分激動,就沒讓他到現場來。”

  胡惠強說,要不是志願者找到他們,親人們都以爲二爺爺(裴海清)早已陣亡在戰場上,“早年間爺爺一直給他寫信,但從沒收到過回音,或者信被退回來。之後每年清明,都會給他燒紙寄哀思。”

  2017年,在熱心志願者幫助下,這對相隔千裏的兄弟才知道對方還健在。“他們之間通過幾次視頻電話,我們也知道二爺爺一直有個心願,想回來看看,跟家人吃個團圓飯。”

  峥嵘

  两度从军抗战 荣获抗战纪念章

  1937年,抗戰全面爆發後,14歲的裴海清主動頂替剛結婚的大哥到前線抗戰。

  他跟隨川軍122師出川,成爲長官身邊的勤務兵。1938年的台兒莊戰役中,長官戰死、部隊被打散,裴海清和僅剩的幾個兵逃了出來。

  “老人最近提到過昆侖關,有線索指出他在逃出後加入過其他部隊,很有可能馳援或打算馳援昆侖關戰鬥。”抗戰史研究者馬正群說,地方文管所早年間曾采訪裴海清,得知他回過一次家,“但在1941年後,再次從軍加入36師前往滇西作戰。”

  抗戰勝利後,裴海清在雲南定居下來,他曾回雙流找過親人,但沒有找到。2015年,裴海清獲得了他現在十分珍惜的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,常帶在身邊。

  重聚

  兄弟见面手拉手 弟弟赞他是“英雄”

  當天下午5點過,裴海清離開成都東站,回家之前先到了川軍當年出川誓師的人民公園,坐在輪椅上手捧鮮花,祭奠犧牲戰友。

  在成都吃過晚飯,裴海清坐上開往弟弟家的車。晚上9點過,車子停在雙流華陽一小區,在樓上一直觀望的裴文源終于看到了哥哥。

  一句“哥,回來了啊”,讓裴文源差點哭出聲,而裴海清則拉著他的手,目不轉睛看著弟弟,臉上滿是笑容。

  “哥,你是英雄,打鬼子保家衛國。”裴文源大聲說,還豎起大拇指在裴海清面前晃動,這一句遲到的誇獎,他其實曾在無數封信中寫過,但哥哥從未收到。

  “我今天买了菜,明天一起尝尝家里的味道。”听着弟弟的话,裴海清高兴地点了点头。(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杨力 杨涛 李强 摄影报道)

編輯:站點管理員    
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信息曝料 稿件報送

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

蜀ICP 备09014459 号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蓓蕾花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