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川省委宣傳部   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  主辦
中國文明網  |   中國未成年人網  |  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  |   天府文明論壇投稿  |   舊版  |   返回首頁  |   热线电话:028-86980191

古城阆中的面孔

发表时间:2019-08-13 09:49:00    来源:华西都市报

  我在春天的尾巴來到阆中,而阆中卻在營造永不落幕的春節——他們提出一個大膽的口號,“一年365天,我把春節演給你看”。跑馬觀花三天時間,如讀一本厚重的巨著,回到成都也難以慢慢消化。一個又一個與阆中有關的人物浮現于眼前,排隊似地糾纏著我。我抓阄一般“欽點”了幾個,試圖能截取一個或幾個小小的切片,給阆中龐大的曆史肌體上,鑲嵌幾塊無關緊要的鱗片。

王皮影第七代傳人王彪(前)、王舫(中)表演皮影戲。(資料圖片)

“亮花鞋”登上春晚,演繹千年古老民俗。

張飛巡城。

落下闳觀星圖(資料圖片)。

  五個人,五個阆中男人——准確地說,應該是五個男人的阆中面孔。

  一顆叫做落下闳的星

  嚴格而言,我是通過一頓飯的功夫,側面認識落下闳的。

  在下榻酒店品嘗“24節氣宴”。菜還未上桌前,聽到介紹時我們都相視一笑,一位文友竊語:“這年月,概念滿天飛。”可隨著一道道與節氣高度匹配的菜肴端上桌,大家都不由自主地舉起手機,先在朋友圈享用。

  春分筍、清明花、谷雨茶、立春盤、雨水菜、驚蟄蟲、芒種梅、立夏飯、小滿苔菜、小暑藕、立秋肉、大暑湯、白露鳗、秋分蟹、寒露酥、霜降柿、立冬餃、小雪煲、大雪爐、冬至羊……僅以“處暑魚”爲例,橢圓形的盤子就是一個精致的木船,一文人拿著鵝毛扇,諸葛一般伫立船頭,船的另一頭是一間茅舍,生魚片放在文人與茅舍中間,旁邊小爐的瓦罐裏,熬著雪白的湯。人物、情節齊全,極有畫面感,不由讓人垂涎。小小的紙片上如是介紹這道菜的創意:處暑以後是漁業收獲的時節,每年這個時候,沿海城市都要舉行一年一度的“開漁節”。

  24節氣,乃落下闳推算出來的。

  自古,阆中有“前擋六路之師,後依西蜀之粟,左通刑襄之財,右出秦隴之馬”之譽。史載,華夏祖先伏羲之母華胥就出生于此,相傳伏羲亦孕育于阆中南池。

  這裏強大的氣場自古有之,《尚書·堯典》載,堯命羲氏與和氏觀測天象,“敬受氏時”,因之伏羲與和氏方得出“年爲三百有六旬有五,以閏月定四時成歲”的結果。

  原來,伏羲就是一位遠古的天文大師。也即是說,落下闳的出現並不是偶然的,他同樣踩在先人的肩膀上向上攀登。

  不可否認的是,伏羲只是拉開了一個序幕,那時的節令、物候只有了雛形,曆史的舞台期待落下闳這樣的大師去不斷超越。因而才有了《太初曆》,才有了科學而精准的24節氣,才有了“正月朔日”,也才有了我們樂享千年的春節。

  從小記事起,豐富而多彩的春節故事,就固化進我們的血液裏。

  年關時節的阆中是不夜城。從除夕夜到正月十五,阆中古城都是熱鬧非常。舞火龍、耍龍燈、踩高跷、打錢棍、花轎迎親、張飛巡城、提燈會、巴渝舞等。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地方特色民俗大戲,都會輪番上演。

  過了正月十五,年還不算過完,正月十六“遊百病”,這是阆中最具地域文化特色的體育活動。是日,民衆們會邀親朋好友,登高過橋祛百病,城周白塔山、滕王閣都是大家趨之若鹜之地。據說,每年參與者都在十萬之衆以上,前些年,這項活動被命名爲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。

  是一個叫落下闳的阆中人,給了我們春節,讓我們不僅歡樂了上千年,還成爲華人獨有的“文化身份證”。

  中國古城很多,而阆中只有一個。阆中號稱風水之城,曆史上與風水有關的人,都與阆中有關。落下闳之後,還有袁天罡,還有李淳風。李淳風的墓,袁天罡的推背圖,一直蟄伏在阆中的綠水青山間。

  隱居谯廟子村的“三谯”

  來到距阆中古城40多公裏的老觀古鎮。坦誠地講,在古鎮雲集的世象裏,像老觀這樣破敗的古鎮,並不能提起人們的遊玩興致。我看中的,正是老觀鎮上的人。

  剛剛踏入窄窄的蜿蜒的街道,就聽見一陣鑼鼓聲,那節奏很熟悉,我們一行人尋聲前往,有節奏的鑼鼓聲,從一個同樣破敗的老屋裏傳出來,原來那是鎮上的文化站。

  “在我們這兒,就叫逗狗鑼鼓。”南充市散文學會會長何永康操著川北方言,形象地解釋說,“鑼鼓在向大家吆喝,有好戲馬上開演了。”

  我們悉數進入破屋子,在長條凳上坐下,但見一精瘦老者偏著頭,聚精會神,右手鑼左手镲,“哐且哐且——當”一招一式很有風範,全然不管台下多少人舉起手機拍照、錄像。

  表演的是新編的川劇折子戲,名字叫“李富貴相親”,與當下扶貧有關。隨同我們的副鎮長介紹說,這裏唱戲的、打鑼鼓的,都是鎮上的票友。我放眼一看,台上看戲的,也多是老人與小孩。

  平心而論,也就是“票友”級水准。少頃,我起身離開。沿著狹窄而彎曲的街道前行,經過財神廟,來到亮花堂。副鎮長指著那幢標有“亮花堂”三字的建築物說:“這個地方,是春節期間最熱鬧的地方。”

  這就是著名的年俗舞蹈“亮花鞋”的根砥。據傳,始于東漢光武帝劉秀時期的“亮花鞋”,源于老觀古代即盛行的“亮寶會”。

  直到2018年,阆中市選送的民歌舞蹈《亮花鞋》驚豔央視春晚,深藏于老觀鎮的這個年俗方爲外界所識。

  行進于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,何永康告訴我,老觀鎮不僅僅是“亮花鞋”原産地,而我們在老街上看的燈戲,其源頭也在老觀。

  2005年,老觀就被評選爲“中國曆史文化名鎮”,我以爲,肯定不僅僅是這些看得見的幾條古街,更多的,是像亮花鞋、燈戲這些不爲外人所知的那些曆代傳承。

  其實,我還是有些過早結論了,老觀“看不見”的“古”,遠不止于此。

  曆史上溯到1500年前,也就是南朝梁武帝天監八年(公元509年),在此置白馬義陽郡,西魏恭帝二年(公元555年),改白馬義陽郡爲白馬郡並置奉國縣,曆隋唐、五代、宋均爲奉國縣。元世祖至元二十年(公元1283年),奉國縣撤廢。直到明代,還存有奉國寺遺址。後更縣爲奉谷鄉,清代爲重錦鄉,直到今天爲老觀鎮。

  老觀鎮的文化名人,也要追溯到漢武帝時重要臣僚谯隆、谯玄和谯瑛。史稱“三谯”,當地建有谯玄廟。

  或許年代太過久遠,“三谯”的遺存已經煙消雲散。好在《華陽國志》《後漢書》《保甯府志》等一些史料,給我們提供了一些曆史佐證——

  谯隆,字白司,西漢賢臣,先後任上林令,忠下侍中,漢武帝元封年間(公元前110至公元前104年間),把同鄉落下閣推薦給漢武帝,遂有落下閣創制《太初曆》。谯玄,字君黃,老觀人,谯隆之子,少好學,西漢成帝時先後任朝庭義郎,太常丞,中散大夫,後王莽篡位,棄官隱居谯廟子村。王莽公孫述請他做官,谯玄沒答應,皇上賜予毒酒,兒子谯瑛以錢財爲父贖罪才得以幸免,老死于家鄉。東漢光帝下诏書命阆州郡修廟祀谯。

  谯瑛,谯玄之子,學識豐富,熟悉易經,皇上授予北宮衛士令。

  “王燈影”的乾坤挪移

  我們小時候的娛樂生活是很單調的,往往因一場電影、一出川戲,都會跟著大人翻山越嶺跑十數裏地。青蔥歲月裏最快樂的時光,莫過于看“王燈影”的皮影表演。

  “王燈影”就是王文坤。嫂子的父親跟王文坤同歲,彼此成爲“老庚”。我的老家緊鄰阆中,嫂子就是地道的阆中人。嫂子姓仰,老家在阆中水觀的仰家坪。

  我最早一次看皮影表演,便是在嫂子的娘家。那一天是她父親生日,王文坤帶著班底,到她家演出。說是班底,其實就王文坤父子倆,還有一個背著皮影的背囊。

 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王文坤,他抽著葉子煙,長得有些富態,或許是跑江湖的緣故,很喜歡笑,也十分和善,大人小孩都樂于親近。遇到年齡相仿的,他會將葉子煙杆從嘴裏抽出來,擦掉口水,滿臉笑著:“您也來一口?”對方會不介意地接過煙杆,“叭哒”幾口,用鼻子吐出長長的白霧,心滿意足之後,再擦一下煙杆,禮貌地回敬給王文坤。

  煙杆無疑是王文坤的江湖“禮器”。千萬別小看這社交禮儀,就在這一來一回間,平添了彼此信任,說不定下一場演出,就在這無聲無息中敲定了。

  到了晚上,王文坤像換了一個人。

  四周一片漆黑,人們的目光全聚焦在白色幕布上,王文坤和他的兒子在衆望所盼中登場。

  幾張牛皮,幾根竹棍,幾聲唱腔,就是一台精妙絕倫的春秋大戲。

  王文坤的唱腔我至今記憶猶新,時而高亢,時而低沈,時而嚴肅,時而诙諧,時而老腔,時而花腔,各種角色在他的旁白和唱腔裏轉換自如,不時贏得觀衆陣陣掌聲與喝彩聲。

  看著看著,我們就會好奇地跑到幕布後面去一探究竟,只見父子倆端坐後台,又要走影子(耍皮影),又要打鑼、吹唢呐、拉胡琴,還要說唱。雙手揮舞著千軍萬馬,整個世界都在掌握之中。頃刻之間,那種莫名的神秘感和崇拜之情,便油然而生。

  這是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事了,看起來很遙遠,想起來卻很近。

  仲春時節,我來到阆中古城,在南津關古鎮再一次看到“王燈影”,仿佛又回到了童年。還是那個味道,沒變。唯一不同的,是屏幕背後的油汽燈換成了電燈。

  又得知阆中有了“王文坤家庭皮影藝術團”,還有“王文坤皮影博物館”。

  當晚,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悸動。我一頭鑽進了資料堆——

  天下皮影源出陝西,而陝西皮影起自漢武帝的嫔妃李夫人。李夫人的兄弟李延年,唱了一首《佳人歌》,使得漢武帝聽後歎息:“善!世豈有此人乎!”“北方有佳人,絕世而獨立。”

  後來,李夫人早逝,漢武帝悲恸不已:“上憐闵(憫)焉,圖畫其形于甘泉宮。”武帝太過思念李夫人,“方士齊人少翁言能致其神”,夜中請武帝坐在遠處,用燭光照亮李夫人形象的剪影,“遙望見好女如李夫人之貌,還幄坐而步。”

  自此,皮影成爲漢武帝的慰藉。

  上述出自于《漢書·外戚傳》的記載,成爲中國曆史上最早的“皮影傳奇”。

  卻說王文坤早年拜入川北馮朝清皮影班主李雲亭門下,從此開始走村串街“耍影子”。攻木雕,學剪紙,習器樂,練唱腔,最後雕刻皮影。繼任班主後,王文坤集“土”“廣”“渭”等皮影之長處,吸衆家“雕”“剪”“繪”“刻”等技藝之精要,融川北風情民俗之意趣而自成一派,創立了影像較大,人物造型圓潤,獨具神韻的“王燈影”。

  雕刻皮影的難度之大,人物之複雜,超出我們想象,只有在通曉戲劇故事全局和人物性格後,才能胸有成竹並可操刀雕刻。一人能完全“走影”(表演皮影),會唱能耍,少則五年,多則一生。而像王文坤能唱能雕能剪能刻能吹能拉能打(器樂)的,獨此一人也。

  川北皮影有土皮影、渭南皮影之分,而“王燈影”是中國唯一以人名命名的皮影。

  這,就是王文坤的偉大之處。

  方寸白布一盞舞台,尺把小人演繹華彩。當青燈之影穿透人物、花草、樓宇……千人千像在畫幕的另一端映現,波瀾壯闊的故事呈現于觀衆眼前……聲色犬馬、世間百態,令你眼界大開。這便是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獨特的魅力。

  “一簾燈影唱高樓,宛轉歌喉度曲幽。阿堵傳來神畢肖,果然皮裏有春秋。”

  王老已遠行,我輩歎弗如。(章夫)

相關推薦

編輯:編輯    
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信息曝料 稿件報送

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

蜀ICP 备09014459 号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蓓蕾花開